股票代码:603978

刘文成回忆文章:只要肯做,永远都不晚

时间:2017/12/4 13:40:00 1758人次浏览


只要肯做,永远都不晚
       作者:刘文成
       2000年5月,我由北京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调入国家有色局拟出任鑫诚监理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这一纸升值调令却成了我这近知天命之人下海创业的铺路石!
       一、艰难的投标之路
       1997年金诚信成立之初正赶上矿业低迷期,尤其是煤炭行业最为严重。为了生存,许多煤炭施工企业纷纷进入非煤矿山领域,抢夺非煤矿山为数不多的施工项目,造成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当时公司只有两三个小项目,施工产值不过千万。当时的控股股东承受不起年年亏损的压力,2000年决定让出控股权退出公司的经营管理。
       公司重组后如何拿到一些施工项目,是公司的当务之急。记得我刚决定到来时,公司正在进行鸡笼山金矿和金山金矿项目的投标工作,当时公司总部仅有五六个人,董事长、总经理亲自主持标书的编制和投标等工作。当时公司的企业级别较低且没有一点知名度,而我们的对手大多都是国字号的企业,加上当时招投标管理工作不太规范,业主内定施工单位非常普遍,要想中标难度极大。
       记得我来后的第一次投标,从技术方案、工程报价和现场讲标答疑等我们都是最优的,招标评委对我们的标书给予了极大的肯定,但由于个别领导已有了内定施工单位,并在评标评委中采取了“非常手段”,我们没有中标。虽然我当时心里非常难受和无奈,但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准备第二个标。到金山金矿后,我们又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该项目矿里已内定交给中煤五公司施工了。面对此种情况,我们没有放弃,而是认真准备。在答疑中,有的评委提了非常刁钻的问题,由于我们准备充分,非常机智地化解了评委提的问题,得到了大多数评委的赞赏,扭转了大多数评委的看法。评委们的讨论异常激烈,我们一直在外边等到了半夜11点多,评审结束,我们胜利了!
       记得当时公司人手少,但我们所有的员工都为公司中标而积极献计献策,大家对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毫无怨言,我至今仍十分怀念那段工作时光。在大家的努力下,我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先后在金山金矿、蔡家营铅锌矿、会泽铅锌矿、云南大红山铁矿、黄岗铁矿、密云铁矿等项目中标。这些工程的中标,极大地鼓舞了公司员工的士气,上下士气高涨,都决心在施工中奋勇争先,为公司再创佳绩。
       看到此种情况,我即加入了投标工作。现在回想一下,我们的投标阵容还是非常“豪华”的。每次投标我们都常常工作到半夜,尤其是投标前夜则是更为忙碌,几乎每次都是工作到天亮。
       二、艰辛的施工创业
       赞比亚谦比西铜矿远在非洲,是我国在非洲购买的第一个矿山,该矿是英国人开采23年后又废弃了十几年之久的矿山。2000年我公司和中国华冶分别中标500米中段以上恢复工程和500米以下基建工程项目,总工程量有50多万立方米。其中我公司承担的500米以上恢复性工程的工程量有11万立方,施工工期为2000年7月28日至2001年12月30日。
       我公司承担的500m中段以上工程是英国人掠夺式采矿后的残采区域,厚大的主矿体已被采完,只有东西二侧边缘小矿体可采。我们的工作范围是316米中段到500米中段东西走向长达2000多米的范围,施工地点分散、工程零乱、施工难度大。整个矿区工作面温度高达38度,别说干活,就是站着不动也是浑身大汗淋漓的,不少工人因为工作面高温、潮湿而中暑,皮肤过敏得了“烂裆病”的也很多,施工条件极为恶劣。由于当时的提升系统、通风系统、运输系统等尚不完善,大大制约我们的施工进度。尤其是500米中段运输系统工程,无轨设备下不去,废石进不了溜井。为了加快施工进度,项目部只好把废石转运到已施工完的巷道堆起来,等提升系统有时间时再运出去。记得我刚到项目部第一次下井时看到500米中段巷道里到处都堆满了废石,332米中段施工区域里面全是积水,路天坑探矿工程则是通风不畅,施工进度缓慢。此时距合同工期仅有4个月,但工程量还有6万余方。中国华冶的施工进度亦是缓慢。照此施工进度,甲方无法满足对赞比亚政府2003年7月28日矿山投产的承诺。为此,甲方召开动员会,并下达了施工指标,定出了严厉的奖罚措施。首任项目经理谭金胜到赞已一年有余,须回国探亲,于是由我接任了谦比西项目部经理一职。
       露天坑探矿工程主巷道断面只有7.2m,探矿巷断面6.2m,大型无轨设备无法使用,其施工设备采用了国内常用的人工手抱钻凿岩,电耙子装废石,蹦蹦车运输配置。我首先调整了通风系统,大大改善了工作面的作业环境,我又根据赞比亚当地人的特点撤掉了电耙子,改为人工装废石,并给他们确定了施工方案。如此一调,施工进度由原来的70米提高了一倍多,每月进尺都在140米以上。
       初战告捷,更增加我完成业主下达任务的决心。于是,我又到了西采区332米中段。西采区里积水较深,无轨设备在泥水中运行,被业主设备管理人员戏称为潜水艇。我查看了业主设计的332米采场设计,发现业主为了节省工程量,设计的开口位置比采场高了4米,从而造成了332米中段变成了一个大水盆。面对这种状况,我即和业主设计人员沟通,商量从332往下施工一条泄水井,将水泻到348中段,解决了332中段积水问题。
       500米中段运输巷道废石提升是影响施工进度的关键,我根据以后采矿的需要设计了一条措施斜坡道,联通了500米致488米首采中段。如此一来,先进的大型无轨设备进入了500米中段,也为500中段废石进入溜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工作环境好了,制约施工进度的难题解决了,项目部全体员工情绪高涨,个个奋勇争先。十月份项目部掘进1550米,完成2万立方米的掘进量;11月又是一个2万立方米;12月15日剩余5万余方工程量全部完成。谦比西沸腾了,业主兴奋了,赞比亚惊呆了,赞比亚保持了35年之久的凿岩台车月进尺记录被我们破了!由于我公司的出色表现,我们顺利承接了矿山设备安装合同,终于在赞比亚扎根了!
       金山金矿斜井工程2000年12月中标,是我到公司后的第一个中标工程。金山斜井是一条箕斗斜井,斜井断面大、角度大、施工难度较大。为了创出公司的名气,提高公司的知名度,我们在施工人员、设备配置和施工组织上都极为重视。虽然施工条件较差,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仍取得了月进尺140米的好成绩。
       会泽铅锌矿1号竖井连续6个月创造了崛起成井过百米的优异成绩,蔡家营铅锌矿、黄岗铁矿、乌拉特铅锌矿、大红山铁矿等项目部连创佳绩,几破斜坡道全国施工月进尺记录和凿岩台车掘进记录。在公司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公司的知名度越来越大。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公司已经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同行的尊敬。
      三、 胜任的“救火队长”
       我到公司后出任公司总工,当时公司只有两三位技术人员,所以我们每天都很忙,基本天天加班。谦比西项目是公司第一个海外项目,也是一个大项目,公司副总谭金胜刚刚到公司上任即兼任谦比西项目经理,董事长和谭金胜共19名员工来到了非洲,进入了赞比亚。初到谦比西,环境不熟悉,风土人情不知,语言不懂,但我们的19勇士远在他乡,克服了重重困难,开创了赞比亚市场,为公司以后在海外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转眼之间谭总到赞比亚已经1年了,赞比亚项目对公司极为重要,董事长安排我去替换谭总回国探亲。谁知我这一去就代理了一年项目经理。春节过后我又回到了赞比亚开始了第二次项目经理的生涯。井下安装工程结束之前,我和业主商谈500米以上中段采矿合同。经过艰苦的谈判,顺利签订了采矿合同,我们成功了,我们占领了赞比亚市场。
       第一次从赞比亚回国的第二天我去公司汇报工作,不料公司领导都不在家,原来是公司跟踪多时的云南会泽项目中标了,董事长、李总均在现场。没过两天,董事长一个电话打来,我又到了会泽。到现场后我即投入了施工前期的准备工作,直到项目部顺利开工我才回到北京。
       2004年春节前,董事长到云南大红山铁矿项目部检查工作,对当时项目部的工作非常不满意,在现场就把当时的项目经理就地免职并临时任命了公司去项目部考核的人事部经理郭大地为项目经理。董事长回京后即安排我去大红山项目部帮助郭大地经理整顿项目部工作。经过3个月的努力,我们扭转了项目部被动局面,赢得了甲方的信任,也创造了新的施工佳绩。
       内蒙黄岗项目中标,需要先遣人员做准备工作,公司指定我负责黄岗项目,一年内我风尘仆仆往返内蒙十余次。记得有一次正赶上内蒙暴风雪,车前几米都看不见路,雨刷器被雪糊住了根本不起作用,我们只好走一点,下车看一段路,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竟然开了近3个小时。
       老挝钾盐矿项目部是我公司第二个海外项目,该矿成岩年代比较新,岩石强度很低且遇水后泥化严重,掘进非常困难,施工进度异常缓慢,业主和设计院对施工进度不满意。面对此种情况,我奉命来到了老挝项目部。经过调研和与项目部技术人员施工人员探讨,确定了施工原则及基本技术方案,然后和业主及设计院有关人员积极沟通,并达成基本一致意见。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顺利的完成了斜坡道掘进任务。
       塔吉克斯坦铅锌矿项目部是公司第三个海外项目,该国物资匮乏,国内采购的物资业主不能及时运输到位,项目部员工心浮动,时常给项目经理出难题。业主对项目部的工作十分不满,开会就是讽刺挖苦,搞得项目经理身心疲惫,压力极大。项目经理几次打电话请辞,公司主管领导也十分头疼,但主管领导因有其他重要事情一时无法分身去处理此事,救急的任务又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到项目部后,项目经理就要求回国。我和项目经理讲:我刚到你就走,这不合适吧?怎么你也得和我交接工作呀。我在一周内和项目部所有员工个别谈话,弄清楚了他们的想法。一周后项目经理又提出回国事宜,这时我和项目经理推心置腹的深谈了一次,并告诉他:“工作中遇到了挫折和困难我们应该勇于面对而不是逃避,如果这次你逃避了,你将会后悔的。这样吧,从今天开始,项目部的工作由我负责,你只需跟着我就行了。如果半个月后你仍坚持要走,我同意。”塔吉克项目部仅有20多人,工程项目也比较小,我仅用了10余天就调顺了项目部的工作。员工的积极性上来了,业主的埋怨和不满也消失了,那位项目经理再也不要求回国了。
       四、苦涩的酒文化
       酒,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而是一种文化象征,还是一种精神的象征。
       公司的酒文化是拼搏。公司重组之初,因发展的需要应酬很多,有时一天得喝两三场次。我的酒量不大,更不擅长大口喝酒,每次喝完都是脸红脖子粗的,感到十分难受。记得有一次中午刚陪完客人,晚上又有一批客人来访,我们几个副总想打退堂鼓晚上不陪了。李总瞪着酒后有些血丝的眼睛对我们喊道:“就你们难受吗?你们还可以找借口躲几次酒,我能躲吗?你们都不参加,就剩下我和董事长,我们受得了吗?告诉你们,喝酒也是工作,而且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今晚必须参加。”喝酒也是工作,成了当时的一句名言。记得当时我经常大醉而归,可酒桌上的拼搏的确使我们交了很多朋友。朋友多了,路宽了,信息多了,我们迎来了公司高速发展的机遇。
       有一次,内蒙黄岗项目部发生了紧急情况,我和李总晚上从北京出发,半夜到项目部去处理紧急事件。为了圆满解决问题,李总在与旗的有关部门交涉中拚尽了全力。虽然醉了,但问题得到了圆满地解决。
       黄岗铁矿有一段时间资金比较紧张,每次要工程款都比较难。有一次要工程款时,业主开玩笑说:“你喝一杯,我给50万。”听到此言,我毫不犹豫的端起杯,连喝了5杯。业主看到不胜酒力的我一下喝了1斤酒,被感动了,立即答应第二天支付所需工程款。
       酒是重要的沟通媒介,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业、不同的工作、不同的心情都可以借酒抒情怀,借酒表达意愿。在这种文化的熏陶下,无论我到那个项目部,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和项目部的主要员工小酌一次,听听他们的心声,加深彼此的感情,获得他们对自己工作的支持。
       我2001年初正式入职公司,十几年来我亲身经历了公司由弱到强、由小到大的高速发展。现在的金诚信已经是国内外知名企业,随着金诚信的发展壮大我也到了隐退之年。虽然我退了,但在金诚信工作的情景历历在目。感谢董事长提供的这个平台,感谢董事长多年来对我的信任,感谢各位领导对我的关爱,感谢各位同仁对我的帮助和指导。我忘不了金诚信,金诚信是我的永远!